荼沉舟

嘿,敌联盟那个荼毘,是我老公。

被发现写/画对方的同人文

心/真/欧/荼
物间的下次再说!
如果撞梗的话抱歉!
ooc
想把我老公全写一边!
我是真的爱荼哥的请相信我。

心操人使
  心操人使曾经不止一次感慨你的知识,其他方面。同时他也知道你是一位画cp小车画的超好的大佬,他不介意你吃除了他和你以外的其他cp。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你把他也画进了你的cp本子,还是和别人,当然也是你吃的cp。
  所以在某一天他意外地看到你正在画他和别人的图的时候黑眼圈都要吓没了。
  但这怎么会难倒我们聪明的人使呢,他走过去拍了拍专注画画的你的肩膀
  “干什么呢?”
  你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然后他满意的看着你被操控,继续开口“把画的我和别人的图改成我和你,画完以后发到你的wb。”
  醒来的时候你眼皮跳个不停,但在看见wb上粉丝的夸赞之后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
  这样似乎,也不错?

  真堂摇
  你的男朋友真堂摇十分开明,他一点也不介意你写他自己的同人作品,虽然他也不会去看。
  对此你松了一口气,继续开始你的创作。
  某一天他在刷手机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一篇真爆文,里面的真堂摇完完全全就是个拔diao无情的混蛋男友。
  忍住额角暴起的青筋,他点进了作者的主页,然后发现了那个hun蛋作者似乎是你。
  真是,好巧啊。
  真堂摇开了个小号加了你,然后和你围着“真堂摇特别适合腹黑的混蛋男友设定”这个话题聊的“不亦乐乎”。
  在他向你展示了小号和你的聊天以后,你凝固在原地。
  “特别腹黑的混蛋男友,拔diao无情。你挺不错的啊。”他笑的甜甜的。
  ……救命。

欧尔麦特
  作为一个忠实的欧吹,你最大的爱好就是写欧受的文章。
  “少女,我回来了哦!”肌肉形态的欧尔麦特抱住了你。
  “欧尔麦特,你转换回那个形态吧。”
  “诶,少女,你不喜欢这个形态吗?”虽然十分不解,但欧尔麦特依旧乖乖换惠普平常的形态,瘦的几乎只剩骨头,硬硬的。
  但二米二的身高依旧足以将你圈入他的怀里。
  你蹭蹭他的胸,将耳朵贴在他的左胸,静静地听着他均匀而有力的心跳。
  他也静静地看着你为文章码字。
  这是忙碌的英雄难得的休息时间。
  “少女,你为什么非要写我……我受的文章啊?”
  “因为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做受啊!”你面不改色骗着人。
  “喔——那为什么你不喜欢我的肌肉形态呢?”
  你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凝视着他的眼睛,缓声开口。
  “因为肌肉形态的欧尔麦特是所有人民的英雄,而这个形态的,骨瘦淋漓的欧尔麦特,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英雄啊。”
  他不说话,默默搂紧了你,你笑了一声,拿起电脑就继续码字。
  什么?黄色那部分怎么可能会被欧尔麦特看见?开玩笑嘛?

荼毘
  本以为你在疯狂补国庆作业而好心过来帮你的荼毘注意到了你在看见他来之后慌乱藏起来的笔记本。于是趁你不注意把笔记本抢了过来并翻看了一遍。
  然后看到了你写的同人小说,其中一个主角是他。
  喔,还是个受。
  “荼毘燥热难耐地扯了扯自己的裙子衣领,媚眼如丝,嗔怪道‘想死吗还不赶紧进来……’……”
  后面是什么他已经没有脑子看下去了,正准备偷偷离开的你似乎看到了他身后几乎实体化的黑气。
  “不错嘛,长本事了。”看着他一边脱外套一边慢慢向你走来,你觉得自己死期不远了。
  ……
  第二天你黑着眼圈的朋友看着你同样的黑眼圈疑惑的问你“你不是很早就写完作业了?”
你笑了笑,告诉她是你昨晚熬夜玩游戏导致的。
  至于荼毘昨晚是怎么用外套塞住你的嘴然后打你屁股这么丢脸的事情你怎么会告诉她?
  笑话。

家教老师

ooc ooc ooc。我也摸不清荼哥性格就……就……就瞎写了
全是私设。私设年龄差七岁
私设没有全都个性,也可以说是平行世界,反正荼哥是好人
私设荼哥身上的伤是意外
谢谢你们喜欢我老公(buni
其实我就是想看荼哥和我谈恋爱(?。但是文里似乎并没有显现出来。
三小时激情产物欢迎捉虫挑错。


  你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寂静的黑夜使你连脚步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又出现了,被人盯住的感觉。
  你打了个冷颤,回头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是自己多疑了吧。你安慰着自己,继续加快步伐向家的方向走去。
  你也不想这么晚才回家,但学校最近新增了晚自习,在晚自习结束之前确实是不让人出来,你家虽然离得近但依旧是有十分钟的道路,最近父母出差家里没人,你更是有些害怕,被盯着的感觉消失了,你小跑着回到了家。
  进了家门你才喘了一口气,匆匆忙上楼写作业。
  上了初三你逐渐有些跟不上进度,学习有些吃力,老师讲的题你听不懂只能课下去琢磨,但哪有那么多时间,考完试以后你的退步就显现出来了,之前你的成绩排在前几号,但考试后就退步到了中游。

  你的愿望可是考上最好的高中啊,你的父母也很着急,于是为你请了个补习老师。
  为你补习的老师叫做荼毘,脸上,胳膊上有着大面积烧伤的痕迹,没有几块好的皮肤。若非知道他是父母请来的家教老师,你甚至会觉得他是一个坏人。
  你一直以为家教老师都只是家长请来看孩子的,但出乎意料的,荼毘老师教的还不错,上课听不懂的知识在他口中却变成了轻而易举的一步理解到位。
  你的成绩也慢慢上去,对此,你的父母十分满意。
  你挺喜欢荼毘老师的,人长得高,很瘦,脾气……还好,主要是教的好。
  你不喜欢叫他荼老师,感觉怪怪的,你比较喜欢直接叫他老师,有的时候还会叫他荼哥。意外的,他竟然默认了你对他“荼哥”的称呼。
  “老师,我这题不会。”
  “荼哥,教教我这个知识点——”
  当然,被父母听见的话免不了一顿骂,然后就让你叫他老师,你只能吐吐舌头答应然后下次继续叫他荼哥。
 
  上了楼果不其然看见你的家教老师坐在沙发上翻看你买的书,你定睛看一眼书名,是你之前买的某某cp的同人本,你大吃一惊,里面有一些车的描写,希望他不要看到吧。
  “想不到啊……”拉长了声音,荼毘向你挥了挥手中的书,一看他这个样子,你就知道他肯定看到了。
  你扯起笑脸向他走去,掏出口袋里的荔枝味棒棒糖准备贿赂。
  荼哥不喜欢吃甜,但是对荔枝味棒棒糖情有独钟,你知道的时候还吓了一跳,荔枝味的棒棒糖也是你的最爱。
  “荼哥……我就这一本同人本啊,您就算了吧……好人有好报!”
  “看你表现,不许错题,否则……”荼毘的声音属于那种酥酥哑哑的低音,本就很性感,加之后面他拉长的语气,使你心尖一颤,恨不得留下眼泪。
  真是个狠人,他明知道你这个人特别马虎,还这样威胁。
  于是,你撸起袖子,挺直腰板,直视着他的眼睛。
  “是,荼哥,我这就写……”

  “不错。”他检查着你的作业,发出赞赏的声音,你则在一旁揉捏着写作业写麻的右手。
  “对了,荼哥。”你状似无意地开口。
  他翻了一页你的作业,没有开口,但你知道他是在示意你继续说下去。
  “我最近……总觉得自己被人跟踪了。”这是你深思之后做的决定,你不想让你爸妈担心,而荼毘是你可以信任的人。你已经做好了被他讽刺太自恋的心理准备了,但是他的话确使你愣在原地。
  “啊……那个人是我。”
  ???你简直要吓死了,你觉得他在开玩笑。
  “因为加了晚自习之后你回家的时候天就黑了,你一个学生,不安全。”十分地了解你,荼毘继续开口说了原因。
  “那你问什么不现身啊?非要躲躲藏藏了,我还以为是坏人!”你放下心来,但是特别生气。
  “我的脸上全是烧伤,突然出现会吓到你的朋友。”
  你愣住,才想起来这件事情,和荼哥相处习惯的你不会被吓到,但是不认识他的同学很可能能会被他脸上的伤吓到,了解原因的你简直想扑到荼毘身上亲他几口。
  “哦哦噢噢噢哦哦哦荼哥我爱死你了!”你夸张地表现着你对荼毘的崇拜。
  荼毘意外地愣了下,然后冷哼了一声。
  你丝毫没有在意,继续开口。“荼哥你就直接现身吧,没什么的。”你朝他眨眨眼睛。“有我在呢。”
  “……还想让我接你?再写一张卷子。”
  哀嚎着准备继续写卷子的你没有看到隐藏在荼毘黑色头发下面微微泛红的耳朵。

  第二天晚自习结束的时候你果然看见了你的家庭老师。你一直知道荼毘很会搭配,但是看到他的时候你还是小小的惊艳了一下。黑色衣服是他一贯的风格,但他在脖子上围了一条深灰色带条纹的围巾,正好遮住脖子及下巴处的烧伤。但是他眼睛下方的烧伤却意外的不见了,应该是用一些化妆品遮住了吧。你想。
  看到你之后他向你走来,你旁边的同学捅了捅你胳膊“喂,那个帅哥朝咱们走过来了哦。”
  你却没有功夫理他,楞楞的看着对方向你走来。
  “他来了啊啊啊啊天哪他好帅!我想嫁给他!”你朋友低声尖叫着。
  待他在你面前站定的时候你扯出笑容。“荼哥挺漂亮啊。”
  “……回家”他眯了眯眼睛之后转身就走。
  你只得向旁边石化一般的朋友告了个别就赶紧追上他的步伐。
  走在路上你就开始抱怨“荼哥你这样我明天到校就会遭到逼问。”
  “你让我现身的。”
  “话说,你眼下面的疤是怎么遮上的啊!抹了几层化妆品!快嗦!”
  “……你想多了”
  哦,可疑的停顿。你笑笑,也不再追问。

  荼毘老师依旧含着棒棒糖给你更正作业,你看着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荼哥你怎么这么喜欢荔枝味棒棒糖?”
  “习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忘了。作业检查完了,你赶紧睡吧,我走了。”
  “好吧,再见。”你非常不甘心但只能就此作罢。
  “好梦。”

  荼毘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怎么会忘记,在全身被大面积烧伤的时候,出院以后朋友亲戚全部远离自己,自我厌弃,特别喜欢发脾气的那个时间段里。
  独自坐在公园椅子上发呆的他,遇到了年仅六岁的你,只有你不怕他,还笑着告诉他这样子其实很帅,并给了他一根你最爱的荔枝棒棒糖。
  从此以后,无论遭受的是冷眼嘲讽还是同情,全部被他化作学习的动力,终究使他找到了一个特别好的工作,却机缘巧合下得知了你正在找家教的事情。
  于是他托人将自己介绍给你父母,顺理成章地成为你的老师。
  只不过,之前发生的事,你似乎一点都不记得了。
  没关系,我记得就好。咬碎口中的棒棒糖,荼毘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寒假,你担心体力不好以后体育考试过不去,便每天一大早起床晨跑。偶然一次,你遇到了荼毘,他正从超市出来,看样子是出来采购。看到你,他有些惊讶。
  “我还以为这个时候你还在睡觉。”
  “呼……我哪有那么懒啦。”你缓着气继续他互怼,然后见他向你丢过来什么东西,你一把接住,低头一看,是块巧克力,是你喜欢的牌子。
  “补充体力。”善解人意的声音传来。
  “会长胖的。”你依依不舍的看着手中的巧克力。
  “你知道这个是低脂的。”
  “谢谢荼哥!”
  然后你每天晨跑的时候后不小心遇到了荼毘。
  “荼哥你这是不是偶遇过头了啊。”
  “没有,我平常也一个人晨跑,看见你也是,一起搭个伴吧。”
  “……切——”
  某一天,下雪的时候,你跑到一半停了下来,也叫住了荼毘,他不解地看着你蹲下来捣鼓着什么。
  “你在干什么。”
  “荼哥看——哎呀!荼哥你干什么!”你拍打着身上被对方雪球砸上去的雪。
  “正当防卫。”
  “你胡说,我根本没砸呢!”
  “那对不起,我手滑了。”语气敷衍的好像就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你生气极了,于是拉开了雪球大战的帷幕。
  最后以你浑身是雪而失败退场。
  “笨蛋。”这是荼毘给你的回复。
  “哈秋!”你打了个喷嚏,然后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没事吧。”荼毘向你走来,解下自己的围巾给你裹上。却被你一个雪球拍到脸上,你哈哈大笑。
  “……”
  “上当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秋!”
  故事以你真的感了冒而结尾。
  “活该。”荼毘在一旁幸灾乐祸看着你苦哈哈地喝着药,在你喝完以后及时扔过去块糖。
  “荼哥你真好呜呜呜噫。”
  “……”

  时间飞快,转眼就到了你中考的季节,荼毘自己掏钱买了牛奶告诉你这是你父母买的让你每天喝一袋。然后把你父母给你买的那箱牛奶瞒着你给了你的同学让她在学校多监督你让你下午下课时候多睡会上课好认真听讲,然后告诉她这件事要向你保密,因为他知道中午背单词的你不睡觉的话下午会犯困。
  然后什么都不知道的你过着喝着你父母以为是他们买的但实际上是荼毘给你买的牛奶,下午下课的时候被同学催着休息一会的日子

  中考以后你考上了自己渴望的高中,但却也意味着荼毘将要走了。
  平时开朗的你意外地郁闷了好几天,却在荼毘的安慰下恢复精神。
  然后你却发现了他的不告而别。
  生活没了谁不还是得继续。
  你觉得自己好的很。
  但是你朋友看你失魂失了一个多月。

  高中开学。
  军训过后你累的要死,完全了荼毘这一茬,到家以后你恨不得趴在床上好好睡一觉,在父母别有深意的眼神下你回到了自己房间,灯都没有开的你直接扑到了床上,困的迷迷糊糊的你听到一声叹息。
  “真不让人省心。”
  “嗯……!?”你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却又在下一秒猛的张开眼睛拉开台灯,果然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
  “好久不见。”
  你扑过去打他。
  “混蛋荼哥,你怎么又来了。”你绝不承认你的声音带着隐隐约约的哭腔。
  “我回来了,对了,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你高一的补习老师,荼毘,请多关照。”
  “哼。老师,你好,好久不见。”

THE END.

镜中花

给朋友的文。
开学初三了我要再努力一年!
可能要退网一年所以把文发上来!

等我回来把文里的肉写好!
如果有评论的话我可能来不及回复,请见谅(自作多情了。
  写的不好见谅。
掌门蔡蔡属于clx,ooc属于我。
  be警告,一方死亡。
  童年什么的纯属自己想象。
  标题似乎与正剧没有什么关联。

  谢谢你们在这里看到我瞎乱bb


  蔡居诚是被萧疏寒于武当后山捡回来的。
  当时的小孩子只有五岁,不是日后武当的蔡师兄,名字也不叫蔡居诚,懵懵懂懂地跟着萧疏寒的步伐回到武当,被他交给朴师叔和郑居和。
  他看着逐渐走远的萧疏寒,迈着小短腿追着他跑,最后却也没有追上,只得向他大声询问“大哥哥,你会回来看我吗?”
  前方的身影一顿,冷清的声音传了过来“会的。”
  得到满意回复的小孩子才开开心心地和后来追上的郑居和回去洗梳换衣。
  不久之后萧疏寒果然来了,当他见到小孩子的时候孩子正在用郑居和一起练剑,小小的孩子握着郑居和为他削成的小木剑,随着郑居和的动作磕磕绊绊练习着。
  萧疏寒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动作虽是不怎么熟练,但不难看出孩子的天分不错。
  他渡步过去,孩子在看到他的时候瞬间扔了木剑向他跑来,声音脆脆的但不难听出里面藏不住的喜悦“大哥哥你来了呀!”
  发现动静的郑居和向他行了个礼后捡起孩子扔出去的木剑不由得浅笑着摇摇头。
  “嗯。”他回答着,随想到什么似的又开口询问孩子。
  “愿意当我的徒弟吗。”
  “当了您的徒弟以后就可以天天见见到您了吗?”
  萧疏寒沉思一下便点点头。孩子见状喜笑开颜“师父!”
  他点头,开口道“你的名字是什么。”
  “他们都叫我蔡蔡。”
  “如此,你便叫蔡居诚。望你莫要辜负你名字中的‘诚’字。”
  小居诚用力点点头。“我知道了师父!”
  身后郑居和走近摸摸小居诚的头“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师弟了,要叫师兄哦。”
  “师兄!”小居诚兴冲冲叫完之后又扯着萧疏寒的衣角“师父我可以一直和你待在一起吗?”
  没有同意,但萧疏寒也没有反对,自此,武当弟子以及来武当的香客都知道了跟在武当掌门身后软萌可爱的小孩子。

  小居诚九岁的时候,萧疏寒去金陵办事,带上了他,正逢春节时期,金陵庙会上人山人海,萧疏寒领着蔡居诚穿过人群,路旁有小贩在卖糖葫芦,萧疏寒就顺手买了一根,递给蔡居诚。孩子的眼中满满的欣喜,将手中糖葫芦递向萧疏寒“师父,您吃一口。”萧疏寒也没有拒绝,就着蔡居诚的手咬下一颗山楂,蔡居诚看的脸有点红,匆匆忙转过了头,心下记住了师父是喜欢吃糖葫芦的。

  十岁生辰那天,小居诚拉着萧疏寒在后山种了一棵小树苗,半大的孩子拍着树苗笑意满满。“种好了,师父!就算我以后不在武当,也有这棵树陪着您!您就不会孤单了!”
  向来淡然的道长却愣了片刻,才缓缓点了点头。

    邱居新是在蔡居诚十二岁那年来到武当的,九岁的邱居新跟在萧疏寒的背后来到金顶,却看到一个少年正在向他们来,少年眉头上挑,唇角总是保持着些许弧度,年少张扬,却仿佛理所当然。
  那少年见了他们就匆匆忙唤了墨鹤赶来,见到邱居新时却是一愣。
  “师父……”
  “居诚,他是你的师弟。”萧疏寒摸了摸蔡居诚的头,开口叮嘱。“你也有师弟了,要像居和照顾你一样照顾他。”
  “好!居诚必不负所望!喂,你叫什么名字!”
  “……邱居新。”
  “你先和我去洗梳吧。师父!我先带他走了。”
  “好。”
  在征得萧疏寒同意后,蔡居诚便带着邱居新回到了自己的房子,给他打好洗浴的水后,在自己的衣柜里翻翻找找才找到自己去年的一套衣服给邱居新换上,随后又把他叫到自己面前。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蔡居诚的师弟了,要挺胸抬头!不要缩手缩脚的。不要辜负师父的期望丢了武当的脸知不知道!”
  “嗯。”
  “……走吧,我带你去见见朴师叔和师兄他们。”
  “嗯。”

  蔡居诚每日带着邱居新练剑,钓鱼,做课业。日子也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萧疏寒看人的眼光极好的,因为几年后邱居新的天分便显现出来了。
  蔡居诚看着坐在自己身旁安静钓鱼的邱居新,眸中满是复杂,一方面,他是真心喜欢邱居新,对待自己亲弟弟一样对待他,疼他,爱他;另一方面,邱居新成长的太快了,以至于师父渐渐将原本看向自己的视线也分给了邱居新,蔡居诚隐隐有些嫉妒。

  可是他在嫉妒些什么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依旧是武当那个张扬骄傲的二师兄。

  后来,萧疏寒又捡回来了宋居亦和萧居棠,蔡居诚也在门内会武中败给了邱居新。
  获胜的邱居新也没有表示,在掌门夸奖的时候也只是淡淡声“嗯”。只是最后在弟子们的包围中隐晦地向蔡居诚的方向看了一眼。
  在外人看来也没有什么,但落魄的蔡居诚却不这么想,他觉得邱居新在可怜自己。
  蔡居诚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自己嫉妒邱居新什么了,邱居新的天分比自己高,心性也淡漠,比自己更有可能坐上掌门之位。

  可是蔡居诚不甘心,他觉得自己努力吸引师父关注这么久,却败给邱居新一次得到的关注多。
  蔡居诚想了很久,最后决定再和邱居新比试一场,赢了他,师父就能再关注自己。

  蔡居诚这么做了,但是却刺伤了邱居新,萧疏寒也来了,却不是蔡居诚想象的那样。赶到的萧疏寒十分生气,派人压着蔡居诚去后山禁闭三年。

  蔡居诚十分委屈,拼命挣扎却依旧被关入后山。

   萧疏寒觉得反思三年,足够让蔡居诚知错了,到时候他再表示一下自己原谅蔡居诚后,蔡居诚依旧会和以前一样认真训练。
  可独自一人在山中三年会使人变成什么样子呢,除了当事人之外无人知晓,蔡居诚回来了,表面看来并无变化,只是整个人比以前更显阴郁了一些,还有轻微的自闭倾向。
  但他对萧疏寒依旧如同以前一样,虽是话不比以前多了,但每次下山归来仍会给萧疏寒带回一根糖葫芦。
  于是萧疏寒也没将蔡居诚这点小小的改变当做大事,毕竟他还掌管着武当,不能只顾着一个人。

  然后,蔡居诚同翟天志一起毒害皇上。
  不知道为什么,萧疏寒总会记得那天蔡居诚所说的每一句话。

  他说:“我做错了什么,都是你们武当欠我的,若不是萧疏寒负我在先,我又怎会勾结万圣阁谋反。”
  “师父,你再看我一眼啊师父!”
  只是自己却一直将背影对着他,似乎还说了一句话,是什么呢。
  哦,是“孽障。”
 
  萧疏寒不知当日为什么会对着蔡居诚说出孽障两个字,蔡居诚虽是骄傲自满,但从前却并未做出任何出格之事,虽然毒舌,却会在师弟的衣服上歪歪斜斜绣上一只小猫。
  但是为什么如今的蔡居诚却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曾经追随着自己的小孩子去哪里了,拉着自己的手告诉自己不会再孤单,会将手中糖葫芦递给自己的孩子去哪里了。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般阴郁病态的样子。

  萧疏寒想不明白,也不愿去想。
 
  他知道蔡居诚只渴望着自己的目光在他一人身上,可他做不到,他不仅有蔡居诚,还有着整个武当派。
  所以,他别无选择。

  再次听到蔡居诚消息的时候,萧疏寒手中动作一顿,纸上便出现一个圆形墨渍。
  于是他便放下笔,抬头看向向他禀报的那名弟子。“此话当真?”
  “掌门,最近金陵点香阁确实传出蔡居诚在内的言语,据说是因为蔡居诚欠了一大笔钱被骗去点香阁还债。”
  “退下吧。”
  那名弟子出去后,萧疏寒继续拿起笔,只是过了半晌纸上也没有出现一个字。
 
  是夜,蔡居诚坐在凳子上仰头一口饮尽杯中的茶,然后又在不弄碎杯子的前提下恶狠狠的把茶杯砸在桌子上。
  他搞不懂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恶语相向了却还是会有那么多少侠眼巴巴凑上来找骂。
  蔡居诚搞不懂这些,于是便准备洗漱后上床睡觉。

  “居诚啊客人来了。”门外梁妈妈的声音响起,正准备进入梦境的蔡居诚整个人阴沉下来。
  蔡居诚有起床气,这是为数不多的和他亲近的人才知道的。
  “我要睡觉了!”蔡居诚咬牙。但是梁妈妈却不依不饶。
  “这位客人可是给了好多的钱呢,居诚你再将就将就吧。”

  不容他拒绝,门就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头戴斗笠的人。
  “有钱放下没钱快滚!”蔡居诚没有好气。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隔着黑纱看着蔡居诚,蔡居诚被看的头皮发麻,忍不住又恶声恶气。“你是邱居新派来讽刺我的?”
  那人还是没有说话,直到蔡居诚快要忍不住发飙的时候,他开口了。
 
  “……居诚。”

  手中的茶杯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引得楼下梁妈妈几声不满的埋怨。但摔碎茶杯的人此刻却没有回答她。
  蔡居诚震惊的盯着眼前的人,看他摘下斗笠露出谪仙般的面容。
  蔡居诚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面前的人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以至于熟悉到他不知道怎么叫对方才好。
  而萧疏寒一直在看着他,看着从小就在自己身边的徒儿如今瘦了许多。
  “居诚,为师……”
  “师……萧掌门,您今日来,有什么事吗。”蔡居诚打断了他的话,恢复了平常神色开口询问。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过得如何……”
  “呵,萧掌门您可莫要忘了,当日将我逐出武当的可就是您,如今您可是要反悔了?”
  “……”

  来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有些心虚,萧疏寒便喝了坛宋居亦从闻道才那里偷的桃花酿,现在也是有些许头晕,看着面前人一直在讽刺自己的嘴,只想把它堵上。
  然后他也这么做了。

  被堵住嘴的蔡居诚睁大了双眼,好一会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竟是被自己的师父夺取了初吻。
  虽是已在金陵城待了数月,可蔡居诚仍旧是保持着俗气却又能保全自己清白的卖茶不卖身的做法,加之小时候在武当天天想着修道无心顾及其他,这倒也确确实实是蔡居诚名义上的初吻。

  然醉了酒的萧疏寒却不知道,他很清楚自己的想法,他怕。
  他怕自己心爱的徒弟会有了其他的女人亦或男人,会在他们的身上或身下粗喘呻吟。
  他嫉妒,他怕自己的徒弟会有了心上人,他也怕从此蔡居诚会渐渐淡忘自己。
  思及至此,他觉得有些不舒服,就像心脏被人用针密密麻麻地扎满小孔,然后浇下一盆毒药,他的呼吸顿时有些不顺畅。
  可这是为什么。
  哦,他爱上了自己的徒弟,可能是在很久以前小小的孩子奋力追逐自己的步伐,在最后问他“大哥哥还会回来吗?”也可能是十岁的孩子认认真真的和他说“师父以后有我和这棵树陪着您,您就不会孤单了。”
  日久生情。
  当时的他可能也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对徒弟的小心思,于是便遮掩般的将关注给了新来的邱居新。然后他看到了什么,蔡居诚渴求关注的目光,和最后金顶上那句“师父!你看看我啊!”

  他不敢再继续思考下去,疯子似的堵住蔡居诚的唇,并将他压在床上,意识到什么的蔡居诚疯狂挣扎,感觉到对方伸进口中的舌便下意识的一口咬住。
  血腥味在二人口中蔓延开来。
  萧疏寒皱了皱眉,松开了口转移到脖颈,一只手却将蔡居诚的两条胳膊压在对方头顶,另一只手也不安分地解着蔡居诚的衣物。
  蔡居诚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
  “萧掌门!”
  萧疏寒抬起了头“居诚你叫我什么?”
  “萧掌门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我是你曾经的徒弟!”蔡居诚气急败坏。
  “为师为什么要反悔?”
  含上左侧朱果用舌头肆意舔舐挑逗,不一会便挺立起来,另一侧的朱果却是无人问津,蔡居诚有些别扭却又开不了口和萧疏寒说于是尽力忍耐着,好在萧疏寒也没有令他失望太久就如他所愿,手逐渐往下去。
  ……
  
  一夜春宵。

  第二天蔡居诚醒来的时候,萧疏寒已经走了,若非身上痕迹及身后的刺痛感,蔡居诚真的会以为这只是黄粱一梦。
  他抬手遮住眼睛,晶莹泪珠顺着脸颊留下。
  那是他最尊敬的师父啊,他一直仰望着,不敢靠近的师父,为什么会对他做出那样的事情!
  他永远也想不明白。

  江湖传言,金陵点香阁花魁蔡居诚因受软骨散时间长久,毒素深入骨髓,命不久矣。
  听闻消息的萧疏寒连夜去了点香阁一趟,但却迟迟不敢进入蔡居诚屋内,屋内的蔡居诚也不知萧疏寒就在门口,他只是一声连一声地咳嗽。
  “呵,恐怕是真的要死了,咳咳,不知道师父他……唉”蔡居诚叹了口气,慢慢倒掉了手中仅剩的一杯茶。
  落入地面的茶水就像他的生命,渐渐流逝,直至消失。

  武当叛徒蔡居诚死了,掌门萧疏寒不计前嫌将他的尸骨埋于武当后山。
  世人皆赞武当宽宏大量,只感叹武当掌门从此再不收徒,只余仅四名亲传弟子。
      

END

我也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就这样吧。

师父一牵线,珍惜这段缘。


萧掌门到底从哪里捡回来这么多孩子啊啊啊我也好想捡这么可爱帅气的居居们啊
tag算乱打的吧呜呜呜噫

太太选我啦啊好激动我的妈呀人生第一次这么欧表白晚风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信邦】寻(上)


白龙/国士×双面
等等不是3p,籍孺可能会出场。
幼稚园文笔。

1.

龙族自古喜游山好水,乃“纵享山河万里肆意九州五岳”

更何况是身为龙族少主却闲不住的白龙韩信。

一提到龙族韩信,众仙人的说法总是“闲不住。”而他也不负众望,今天这里喝喝酒,明天那里找人打打架。

但最近也消停了许多 ,在收养了一个孩子后。

2.

是的,一个名为刘季的孩子。

韩信看看一旁的刘季,依旧在思考当初为什么要收养这个小孩子。

当时他化为人形隐去龙角在人间集市上四处溜达,却被一个脏兮兮的孩子拽住了衣角,他回头,却见一双紫色眸子盯着他,纵使当时的刘季脏乱得不像样子,但那双紫眸却晶莹的犹如新生婴儿,不带一丝杂质。

“你可以收养我吗?我没有爸爸妈妈了。”五岁左右的孩子有些害怕,但手中依旧仅仅攥着韩信的衣角。

鬼使神差的,韩信点头答应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刘季。”

后来,韩信在这里买了座房子,给小刘季放好了热水,在他洗浴之时又出去为他买了几件衣服。

带着衣服回来的时候,韩信就看见小刘季穿着之前的脏衣服满房子找他。走过去轻轻拍拍他肩,然后被人猛的抱住,小小的孩子也不算高,只能勉勉强强抱住他的大腿,但怎么也没有松手。

沉默半晌闷声开口“我以为你走了,别丢下我。”

韩信蹲了下去直视他眼,洗干净后的小刘季也算是一个萌萌的小正太,不禁轻笑两声,解释起来“我去给你买衣服了,你看。”说罢证明似的将手中衣服递给他。“去换吧,你的衣服都这么脏了。”

小刘季半信半疑地向屋内走去,仿佛担心他还会走似的一步三回头看看他。

“噗嗤。”忍不住笑了一声也迈开长腿也想屋子的方向走去,领着小刘季的手带他去换衣服。

“一起去吧,不用怕我走,你看着我怎么样。”

“……嗯。”

晚上的时候韩信侧躺在榻上,思索今天一天发生的奇特事情,怎么会就领养了那个小家伙,不过长得还蛮可爱的嘛……

突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一下子坐起,唤出长枪面带警惕向门口看去。“谁?”门慢慢被推开道缝隙,紫色的头发先映入眼帘。“我睡不着,你能陪陪我吗。”韩信松了口气,收起长枪慢慢开口。“过来吧。”随着门被打开,月光映入屋内,小小的孩子抱着手中的枕头,却在看见他时忍不住惊了一下。“你的头顶……”

韩信才想起来,白天有许多人怕引起慌乱所以才隐去龙角,晚上没人自然就让它显现出来了。

走过去抱起小刘季,安慰似的笑着开口“我是龙啊,一条白龙,所以才会有龙角呢。”将他放在榻上低下头将龙角置于他面前。“不信你可以摸摸看。”软软的手掌摸上龙角,韩信不禁有些恍惚。“说实话,你是第一个摸到我角的人呢。”

“真的?”

“对于龙来说,角是很敏感的地方。若随意让人接触,万一对方不怀好意怎么办。”想起什么似的继续开口“话说你白天拉我的时候,就不怕我是坏人?”

“你不像”思索一番后认真地摇摇头。“坏人都该长得很丑才对。”

“你的意思是我很漂亮咯。”

“嗯。”

眼底笑意更深,抬手摸摸他头也上了塌,亲亲他额头将他抱在怀里。“睡觉吧,再不睡会有妖魔鬼怪来抓你的。还有,我不会是坏人的。”

怀中孩子应了一声也渐渐进入梦乡。

3.

第二天,刘邦就被韩信叫起来。

“……”看着身旁不情不愿还有些生气的小家伙韩信眼底充斥着笑意。

还是个有起床气的小家伙呢。

蹲下身揉揉小刘季发顶,认认真真开口“记住,我叫韩信,今天带你去集市,可别走丢了。”面前孩子点点头应诺一声。

有个这么懂事的孩子真好。韩信如此想到。

4.
街上,刘季拉着韩信的手左顾右盼。

“我要吃这个,这个,还有那个……”

“小孩子别吃这么多,会肚子疼的。”口上这么说着,韩信却依旧将东西买了回来递给小刘季。

“韩信……谢谢你。”小刘季道着谢,嘴里也不忘塞的鼓鼓囊囊的。

“叫哥哥,没大没小。”

“……韩信。”

“……你啊”无奈叹口气,泄愤似的揉上紫色头发,嗯,软软的,还不错。

“都揉乱了!”听着软糯糯的抗议,韩信面上笑意加深。

5.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对龙族来说这也不算什么,但对小刘季来说,他在一天天长大,慢慢成为一名出色的少年。

但磨韩信的性子依旧没有变。

6.
十年过去了。

7.
纵使再闲的人,也会有些事情找上来。

哪怕龙族少主。

韩信盯着手中的信眉头紧皱,父皇病了,要他回去,可这种大事,需要好几天才能完事并返回来。

龙族的好几天。

天上一天,地下十年,龙族虽然不比天上,但在龙族一天,也是地上一年。

想着小刘季,韩信也不想回去了。但事情如此急迫……

韩信叹了口气,决定立刻回族,早些把事办完,早些回来。

……

“韩信,我回来了。”刘季一把推开家中大门,满心欢喜呼唤着韩信。

无人应答。

“可能有什么事吧……”刘季暗暗想道,就收拾收拾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韩信也没回来。

第三天,韩信也没回来。

第四天,第五天……

年少的孩子失落的坐在墙角,用手环住自己膝盖。

“韩信……你为什么还不回来,你是不要我了吗……坏人……”

呜咽着的声音无人听到。

TBC

对的我又来宣群了。
诸葛们许愿赵将军,
白起兵器拟人白镰疯狂等待白起,
等。

欢迎加入正经的王者学院,群聊号码:780603795

占tag歉

欢迎来到王者学院
新群,空皮很多,
p1群,p2公告,p3是背景
欢迎来到王者学院。

这里是哑舍语C ,欢迎大家来参加

脑洞

ooc
(教延)信×(封印解除)伯爵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封印邦之后信还没死,可以把他当做转世吧,还有福音良也是转世什么的】

邦良友情向

  “他回来了。”

  天堂福音合上了手中的圣经,对着身旁扎着米白色大马尾的人淡淡道。

  “呃……你指谁?”那人顿了顿,随即小心翼翼地问道。

  “阿季。”淡淡的语气却令韩信大吃一惊。
 

  “真的?你为什么知道?”

  “他昨天来找我了,虽然并没有见我,可能是因为后悔吧。”

  “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我那么喜欢他……”失落的语气显现出了人的伤心。

  “你可以去找他。”张良合上手中的书。“你可以在夜里去找他。”

  “对哦!子房再见”韩信跑走了。

  第二天韩信没有来找张良 晚上的时候,刘邦来了,这次他见了张良,并且临走时愤恨道“可恶的韩信,搞得我昨晚没睡好觉。”

  说罢便变成蝙蝠飞走了,留下了一脸复杂的张良。

   不一会韩信来了,面上笑嘻嘻的,张良带着复杂的内心问他怎么了,他笑道。

  “昨天晚上我去找了刘邦了,我觉得可开心了。”

  张良便紧张道“你对刘邦干了什么啊。”

  “没有啊,我只是……拉着他玩了一个晚上的斗地主啊。我赢了好几把呢。”

  张良:……

                                  END

  张良:韩信祝你一辈子单身。